卵子库热线:400-****-***
当前位置:卵子库 > 卵巢功能 > 生殖动态 >
46岁的我 从代孕妈妈怀里抱回我的儿子

来源:华人卵子库 更新时间: 2018-07-04 点击: 177;次

曾经看到过三个妈妈求二胎的故事,有缺憾,也有圆满。他们有的是80后的一些独生子女的爸爸妈妈,从小到大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有喜悦有心事也没有人一起分享分担。所以总想让孩子有个伴儿,总比一个人要好,将来长大了,能互相帮忙,能多个亲人多个亲戚。还有些家庭,有个女儿,还想生个男孩,凑成个好字,虽然说生男生女都一样,不过有些乡村的地方,特别是一些老人更喜欢孙子,可能会给媳妇施加一些压力,让她生第二个,让心灵上感觉更圆满!
但这条路对于孩子已经长大的高龄妈妈们来说,尤其显得艰难,就像我一样,已经46岁,常规的做试管婴儿对我来说,成功率是非常非常低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代孕。
我是河南人,女儿妞妞在4岁时诊断为中度自闭症,不愿与人交流,和我们也不怎么说话,现在已经10岁了,还无法生活自理。
为了我和丈夫百年后离开世间时,还能有人照顾妞妞的未来,我和丈夫决定在尝试要一个二胎,也是在今年2月份,在湖北武汉,我从代孕妈妈的怀里接过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
随着“哇”的一声啼哭,站在手术室门前的我喜极而泣,孩子终于平安落地了,这是我跟老公苦苦寻求了几年的结果。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我突然觉得这一生都圆满了,上帝的幸运之神终于也落在了我身上!
我是一名律师,每天忙于工作,奔赴在家与公司的路上。自从2015年开始希望能怀个二胎,我辞去了工作,专心备孕,可那时我已经43岁,去医院,做了各种检查,医生都要我放弃,家人跟朋友也都说你已是高龄产妇,这个时候要二胎,风险太大。
可是,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那就是我的女儿。她患有自闭症,无法照料自己,如果哪一天我们不在了,她要怎么办?谁又来照顾她呢?因此我希望,当将来我们不在了,能够有人帮忙看着他,照顾她。
所以尽管年龄已经大了,但我还是想怀孕生个二胎。
我们先尝试自然受孕,但一直没怀上,在公立医院也做了很多次试管婴儿,均失败了
我变得越来越失望,情绪低沉,以为再没有机会了,医生看到我们悲伤绝望的面庞后,建议我们可以尝试下做供卵试管婴儿,这样成功率会高一些。当时的我并不是很了解供卵,问了一些人以后得知这在国内是私下操作的,所以也有些担忧, 供卵可靠吗?
于是在查了很多资料后,也看到了很多供卵成功的案例,想了很久,我打算供卵。最后我们选择了氛围较开放的某辅助生殖机构。
 他们为我们找好了供卵女孩子,也进行了降调、促排、取卵等一系列的操作,终于等到了胚胎成功培养,我欢欣鼓舞准备接受移植的时候,却被告知,我的子宫内膜比较薄,怀孕风险很高,胚胎不容易着床,胎儿的健康也会受影响。
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就慌了,对着好不容易培养成功的胚胎,心里的煎熬无从述说,我只知道我不能放弃,不能放弃我的第二个孩子。大不了我就住院保胎吧!
见我这样,它们提议说,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解决办法——找代孕。
代孕?当时我很是差异听到“代孕”这个词汇,我从没有想过自己还要走上代孕这条路。其实我的内心是有些抗拒的,但老公说,不管可不可靠,我们先找找看,如果真的可行,说不定可以试一试。听了老公的话,我们查到了很多信息。也了解到很多关于代孕的知识。
代孕不涉及性关系,因而它是属于人工生殖技术的一种。代孕一般分为四种:一为精子、卵子均来自于夫妻双方,借用代孕母亲的子宫,也称作“完全代孕”,二是精子来自丈夫,卵子由代孕者提供,经体外授精(试管婴儿)后,由代孕者怀孕生育;三是精子来自需求方,卵子由代孕母亲提供,经人工授精后,由代孕者怀孕生育,二三种都是“局部代孕”;四为卵子由妻子提供,经异质人工授精后通过胚胎移植由代孕者生育,这种方式也是“局部代孕”。代孕是指将受精卵子植入孕母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过程,俗称“借腹生子”。没有任何身体接触,代孕充分保障了不育女性和健康丈夫的生育人权。血脉的延续和完整家庭的观念是全世界人类的共识。代孕完全发扬了人类崇高的人性互助关怀的人道主义精神,早已形成一整套严格的流程。
各个机构各司其职,合力实现准父母生子愿望,从这一点上,我比较放心。
代孕在国内是很小众的市场,需求其实很少,能提供的代孕妈妈也很少,市场上代孕妈妈通常供不应求。
当时我最担心的就是去哪里选择代孕妈妈?选择谁来做我的代孕妈妈,万一对方有吸烟酗酒等不良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也不健康怎么办?会有专人来监管她吗?如果她生完想把孩子要回去怎么办?
他们为我打消了心里的疑虑,还给我展示了大概三四份代孕妈妈的资料,里面包括对方的名字、年龄、健康状况等等基本信息。最终,我选择了代孕妈妈王涵。
王涵是贵州人,2个儿子的妈妈,她没有工作全职在家照顾孩子,丈夫在外打工,生计很难维持家里人的生活,种种压力之下王涵选择的做代孕。
王涵很年轻,没有高血压、糖尿病,也没有不良嗜好,成功生过孩子,她所有的身体条件都比我好。我真的很开心,她让我看到了希望!
接下来,工作人员陪王涵去医院做全面体检,然后找心理咨询师对她进行心理访谈,以确保她是情感稳定的人。确定王涵身体跟心理都很健康后,我们签订了代孕合同。
代孕合同会明确规定双方需承担的责任跟义务,以及可能会遇到的风险,也表明孩子出生后跟王涵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了——这一点打消了我对代孕的顾虑。
接着是给王涵买保险,用以提供代孕妈妈和婴儿相关的所有保险咨询及办理。
最后,王涵做了胚胎移植手术。手术比预想的要顺利,成功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我知道,一切才刚开始。
在她怀孕的9个月40周里,我没有一天不在担心。她生病了,我比她还紧张,嘱咐她多休息,多喝水,注意身体,虽然我身在家里,但心一直牵挂在她身上。
预产期到的时候,我跟老公来到武汉陪她待产,一直到孩子出生。
7斤8两,一个胖乎乎的儿子,身体健康,这一刻我所有的担忧都化作了泪水。摸着儿子胖乎乎的小手,他也睁开了那双黑溜溜的小眼睛不时的朝我眨啊眨,看到他的样子,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健康的孩子!
关于代孕,我有话说:
代孕是满足不孕夫妻生育权的手段
1、不孕夫妇比例越趋增大
根据调查的资料显示,不孕症在中国的发病率在百分之七至百分之十左右。中国人口基数非常大,从2012年的统计数据来看,总人口约为13.5亿人,7%到10%的数字算下来,不孕症的患者约占了1亿人次。巨大的社会需求和辅助生育技术的发展,也是代孕行业迅速发展的主要基础。
2、直接解决了“无后最大”的缺憾
也有研究者表示:“传宗接代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最基本的要求,为了这个要求,不仅仅医学和社会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不孕患者满足这种权利,法律也必须给代孕一个说法。”所以说,代孕是不孕夫妇的福音。
3、减少市场隐蔽带来的极高交易成本和罪恶行为
代孕现在成了一些人的赚钱之道,有点违法悖理。假设急需完全禁止代孕,必将造成市场的隐蔽,法律条文也形同虚设,还会增加其中的交易成本。比如说,贩卖偷盗婴儿、医院收费一百万、代孕者叫天价、代孕市场良莠不齐、打折代孕幌子拉皮条、地下代孕中介费管理费笔笔惊人……
代孕也有一些隐忧存在。如:
1、借代孕之名,行纳妾之疑?
代孕本身虽然不违背法律,但却和道德相违背。假设代孕合法,这是否就和古代的纳妾有异曲同工之说法呢,谁能保证没有人借代孕的名义,给代孕者置备房产,供养生活?某些学者表示,代孕实际上就是旧社会纳妾的重现,他们不仅破坏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且因重婚而触犯刑律,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
2、代孕母亲的安全保障在哪里?
依据现在的代孕医疗技术,虽然说是在医学上已经相当成熟,但是试管中胚胎存活率只有30%,而植入代孕母亲子宫的成活率也不到30%。还有,一旦代孕服务产生纠纷,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相关利益双方均难以得到保障。一旦出了问题卷铺盖走人,到时候受害的只能是花了钱的客户和挺着大肚子的代孕母亲,路在何方?
3、给双方家庭留下了一个“定时炸弹”
在进行代孕过程中,假设代孕母亲后来经济好了,想要回孩子怎么办?再试想假设您的孩子长大后谈恋爱的对象居然也是同一个代孕母亲所生的,那么为人父母的该如何面对?“金钱也许能买到片刻的天伦之乐,但是无法弥补道德与伦理的创伤。”
4、网友提议领养或是不育夫妇更好的选择
还有些网友表示代孕的理念非常好,可是,操作起来却会有非常多问题。“进行代孕比不上完善领养体系,让可怜的小孩被能够负起责任的父母领养。”“或许,降低收养门槛是更好的方式。”
关于代孕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有人觉得代孕实际上就是旧社会纳妾的重现,他们不仅破坏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而且因重婚而触犯刑律,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有人觉得完全禁止代孕,必将造成市场的隐蔽,法律条文也形同虚设,还会增加其中的交易成本。
代孕成功后,也有不少圈内想要二胎而不得的妈妈来找我咨询,如果有条件的家庭可以去尝试,但是不能盲目地找代孕。
不过,我只建议有条件且被迫无奈的家庭去寻求代孕,比如夫妻双方有不孕不育的,需要做试管婴儿或人工授精才能要二胎的。
但据我了解,国内有很多人对代孕都存在一些偏见跟误解,认为只要有钱就可以随便找人代孕。
在我看来,代孕不是说财大气粗,拿着钱说让人家给你生就生。医生当时也非常明确的跟我说,如果不是我身体的原因,肯定不会去建议我找人代孕,因为这样影响也是不好的。
为了保护隐私,我并没有进行过多细节的讨论,代孕可以满足很多受孕困难家庭想要孩子的需求,但其中涉及代孕妈妈权益保障、伦理道德等多种问题,依然是世界上各学者、立法者之间争论的焦点。曾听到有些人说代孕可能危及代孕家庭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个没有根据,母子关系或者父母关系确定是以血缘和生育及其他多重标准来确立的,并不单纯的用生育来确立父子关系的,如果法律明确代孕者只是代孕,小孩与代孕的家庭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以认定代孕的小孩与生育者没有关系,我想没有人会不能接受。可能有人认为生育者对小孩有感情了怎么办,这想说的就是产生感情的事多了,如偷偷抱养的他人小孩(甚至买来的小孩),最后生父母找到孩子要接回去,如果以已产生感情作为认定父母的标准,我想没有人会接受,因此不能以可能产生感情作为认定的标准。更不能以影响家庭而进行反对,可能有人会认定这可能涉嫌通奸等,因为小孩父亲不是合法婚姻的男方,我想如果这个产业进行阳光化操作后,法律规定代孕必须经合法婚姻的男方同意,并采取相应的程序,我想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因为再现实生活中,合法婚姻的男方也不是以生育作为确立父子关系标准,而是以血缘作为确认父子关系的标准,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小孩的血缘不是合法婚姻的男方的,男方是不会承认小孩与他是父子关系。
我个人认为代孕随着社会发展,必然会被接受,我们不能一味去指责,而不研究,人类每一次进步必然打破旧观念。我们要做的就是研究如何让代孕做得更完美,首先从技术上做到减少疾病,减轻痛苦,从法律上规范,以防止出现伦理问题,同时做到打破旧的建立新的,我想代孕会给人类代来福音的。
人类的生存总是以世代交替的接力形式来实现的,父母的努力和奋斗的重要动力就是为了孩子。没有孩子的夫妇如果收养一个孩子,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或许会有某种遗憾,因为自己的血亲并没有被延续。这是人的本能所致,因为生物总是力图保存自己的基因,人也不能例外,这就是道金斯所说的自私的基因。而从传统人文文化上讲,人们更看重怀孕过程,自己怀孕生下的孩子才是亲子。生命的本性是维持自我保存,生命的本质是信息而不是物质,代孕能使个体生命延续下去,也是实现个体世代交替的一种生存手段,但是个人的自我保存必须服从于人类社会整体的自我保存。如果把人类社会看成是一个整体,代孕的高代价使其完全没有必要,然而如果站在个人的角度,而不考虑整体,则作为后代延续的唯一方法的代孕是可以得到辩护的。事实上我们不能极端地坚持整体主义,也不能坚持极端的生命个体主义,二者具有互补性。代孕问题是比较复杂的社会问题,代孕的社会代价是花费大量的社会医疗资源和代孕所面临的技术风险以及带来社会伦理的不适,然而它也满足了人们传宗接代的愿望。二者之间存在着矛盾冲突,这是新技术应用伦理学的重要特征。国家在政策层而是否放开代孕,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正确答案,一切取决于我们的价值观,取决于人们对生育权利和生育价值的判断,取决于对耗费大量医疗资源和家庭伦理不适的评价,取决于在特定社会文化情境下的权衡。因此它不是一个科学范围内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一个伦理评判问题。